?
歡迎光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遼寧省委員會網站
文史資料
文史資料工作的歷史作用后人可鑒
發布日期:2019/6/14 10:16:21  來自:友報

孟凡

2019-06-14期A06版

我是1983年到遼寧省政協文史委員會工作的,直到1993年正式退休。這10年間,遼寧省政協文史委出了一批有特色的文史資料。我記得那個時候正是改革開放初期,各方面氣氛熱烈,人們的積極性被充分調動,大家很有朝氣,思想也很活躍。

我就所了解的一些情況寫點東西,算作對遼寧省政協工作的回憶。

文史資料工作緣起

在1959年國慶10周年招待會上,周恩來總理向在座的各界人士發起寫回憶錄的倡議。因為新中國各方面建設剛剛起步,百廢待興,對于舊中國的許多歷史情況經驗教訓,需要曾經在舊中國軍政界服務過的愛國人士總結回憶,寫成文字材料留給后人。這是建設新中國所需要的,也正是愛國人士為建設新中國出力的好機會。

周總理號召各界愛國人士,以對歷史負責的態度,把親身經歷的、親眼看見的、親耳聽到的中國近現代歷史事件、歷史人物寫出來,由政協編發內部刊物發給有關方面,以達到以文會友、團結各界、匡正史實、教育后人的目的。當時在座的人士多已六七十歲,如不以“搶救”的姿態去做,就可能永遠失去機會。當時確定的歷史時限為自1898年戊戌變法起,至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止。史料體裁要求為親歷、親見、親聞(即三親)的事件、人物,并側重于政治方面。

會后,全國政協首先開展征集工作,投稿非常踴躍,很快就編輯出版了不定期的內部刊物《文史資料》,發給全國及省、市有關部門、領導同志和史學工作者。之后,又擴大發行到縣級領導同志。征集到的史料大都很有價值,其中最具影響力的是溥儀所寫的《我的前半生》。溥儀把他在偽滿皇宮中如何過著幽禁生活,如何當傀儡皇帝,如何以兒皇帝身份去日本,朝拜天皇等一樁樁、一件件大事小情,具體真實地披露出來。他還回憶日本投降時,自己被日本人挾持到大栗子溝,被蘇軍俘虜后,經我方接管到撫順戰犯管理所,通過思想改造,從戰犯到公民的轉變過程。再如國民黨軍統頭子沈醉的回憶錄,披露國民黨特務系統如何迫害共產黨愛國人士,阻撓抗日救國等事件。這些資料,既有歷史價值也具可讀性。

《文史資料》的出版

全國政協《文史資料》的出版發行造成了很大影響。在全國政協的指導和帶動下,1960年之后各省、市政協紛紛征編出版了具有地方特色的省、市政協《文史資料》。

遼寧省政協出版的《張學良與九一八事變》等有關張作霖、張學良父子的史料,在省內外有較大影響。因為當時張的下屬大多健在,所回憶的史實具體、翔實、可讀性強。如劉鳴九(時任遼寧省政協副主席)、盧廣績(時任遼寧省政協副主席),他們對張學良知之甚多,有些事件都親歷過。例如,曾經轟動一時的“楊常事件”,以前外人都猜測是張學良與楊、常個人之間矛盾,實際上是楊、常勾結日本人、投靠日本人,陰謀篡權。這讓張學良非常氣憤,最終才引發了“楊常事件”。而這些史料的披露,都是當年曾協助張學良處理此事件,并親筆寫《告國人書》刊于當時報刊的事件參與者——張學良的機要秘書劉鳴九自己講的,因此可信而且珍貴。

創辦文史書店

《文史資料》內部發行幾期之后,其影響日益擴大。因為它是當代人寫當代歷史的“三親”史料,比較真實可信,可讀性較強,所以各省、市之間相互交換的數量大增,各界人士也紛紛索要。在全國政協的帶動下,遼寧省政協和其他省市政協先后成立了文史書店,公開出售全國各地《文史資料》以及其他文史類書籍。

上世紀80年代以后,政協的工作得以恢復。把那些征集來的歷史資料重新整理出版,就成為當時文史委員會面臨的任務。所以我們的工作很緊張。那個時候,征集“三親”史料是我們政協特有的方式方法。那些舊社會的遺老遺少,還有舊政權、舊軍隊中的上層人士,他們寫的回憶文章可留下珍貴歷史資料,讓后人從另一個角度了解歷史。有了這些東西,還可以匡正歷史,補充不足。文史資料本身不是歷史,但是經過專家學者論證,就成了歷史。像現在許多有關張學良的研究,很多史料都是借助劉鳴九、盧廣績等人的回憶錄和遼寧省出的文史資料。在這一過程中,不僅出了大批有價值的文史資料,還鍛煉了文史隊伍,最終培養出了大批文史工作者,有的還成為文史專家。

文史資料工作,隨著時間的推移,從征稿的年代、內容、對象等方面會有新的變化和擴展,但它所具有的特定的歷史作用將是永恒的。能親身參與這項工作,我感到很幸運,也很光榮。

(作者系原遼寧省政協文史委員會主任)


?
?
主辦:政協遼寧省委員會辦公廳 遼 ICP 備 10000386 號 網站制作: 恒肯科技 奧迪壁紙 圖客 黨政導航
福彩3d走势图连带线